欢迎访问我们的官方网站,有任何需求请拨打电话13176773349,今天是
1 2 3
联系我们
公司名:山东省鱼台县志龙莲藕种植场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微信:13176773349
网址:http://www.mopanlian.com
地  址: 山东省济宁市鱼台县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荷花苗溯江而上,顺流而下
发布时间:2017-10-22 10:00

  在此居住生活的人,语言,江,时间,它们是四位一体的。仙霞湖水库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比新安江水库还早。人,语言,江,时间,这四位一体,在岭洋乡抱珠垄村与鱼山村有着一种深度的交融。这语言,在乡村,更带有乡民的直觉与无意识的潜在的言说。几十年来,乡民们的方言发音会有許多微妙的改变。还在湖中央在船上看岸上的抱珠垄村时,山坡上几组错落有致的民房与库区与满山的林木构成了一幅诗意闲居图。筑成水库之后的乌溪江,即现在的仙霞湖,流速减缓了,几乎是静止的。沿江生活的乡民们,也因流水的减缓与水面的开阔,其生活而发生不经意的变化。这变化,就是他们的生活节奏的无意识地放慢,相对放松的心态,这正对应了平缓开阔的水面。生活与生产的交融,以及生活节奏的相对放慢,使得乡村文化悄悄地萌发。路上,我抬头的间隙,看到了一座旧式民居前用毛笔写在门眉与窗眉上访方的“暗香”“疏影”“朝阳鸣凤”“日暖风和”这四组毛笔字,这字写得有风骨,且带书卷气。巫少飞看我看得专注,他说,这是村里已经过世的一位老人写的,老人名叫柴汝梅,一个一辈子在鱼山村的乡村书法家,平时喜欢帮人号个箩筐、风车、日常用具等,只要有人叫他去号,他就提笔写下“某某年某某某”,“某某某置”,如“一九九三年邱亦农置用”等。后我们来到了柴汝梅老人的外孙女家里,看到了一张老人号风车的照片,在一架扇谷子用的木风车上,柴汝梅写下“去浮存实”四个沉实的大字。我想, “去浮存实”,也一定是柴汝梅老人在世时的人生准则。在往回的路上,我再次看到了另一座老房子上柴汝梅老人写下的字。厨房门眉上写“五未和”,两个窗户上方分别写着“吟风”、“读月”,在乡村,能有如此诗意的命名,顿时使人心生敬意。在鱼山村,柴汝梅老人是文化的传播者与践行者。也是因了老人,鱼山村这个极其普通的村庄,有了笔墨诗意。而这乡村文化的传播,也因了水流的缓慢水面的开阔,因了乡民们生活节奏的相对减缓,被村民们广为接受。同时,放慢了生活节奏的乡民们使得鱼山村以及旁边的抱珠垄村等村庄,有着潜在的文化需求。

  许多年后,我再分了一次心——

  第二天中午,我们一干人到达旧县镇(现改为了旧县街道)。当地干部说,黄公望的另一幅《富春大岭图》,画的就是这一带的山景。百度查询,现这幅画藏于南京博物馆。看此图,我相信,也与富春山居图一样,这富春大岭图也已经完全超越了具体的命名地,它的山势,它的结构,又完全迥异于富春山居图,而兼有了雁荡山、黄山、峨嵋山这些南方奇崛之山的风格画意。

  兰溪,商业化远在开化、常山、衢州、龙游之上。千年商埠。千年前就怂恿民众开始庸俗生活。庸俗,于民生是一福音。一如,“吃着火锅,唱着歌”。庸俗之乐,大乐,商业是庸俗之基础。许多年前,兰江上数艘画舫挂满灯笼,江面倒影华舟,歌声隐约婉转,口衔词曲的美人若隐若现,这些画舫载着兰溪商贾,远去,去钱塘临安。再从临安同乘画舫溯江回兰。

  当晚,我们投宿仙霞湖边一家民宿。巫少飞敲门进入我的房间。我们坐谈论艾略特、瓦雷里、勃来、默温、里尔克。谈论开化、衢州、烂柯山,谈论各自的童年少年记忆,直至谈论衢州城里的共同的朋友周新华、李剑明、小荒。与里秧田村的山里时间相反,在这里,虽然还住民宿,但已经完全回到了现代的信息时空。当然也有纯粹自然时间的极短暂的一刻,那是与慕白沿山间沿江公路散步,看到圆月下安静阔大的闪着点点波光仙霞湖水,一角的渔火,伸向湖面上空的无数夜树与倒影。这一切构成了无法言说的诗意。慕白激动地说,这他妈的就是整个一个春江花月夜!

       当我重新面对今天清晨,面前是已经明亮的天空,辽阔的湖面,错落的青黛色岛屿。这静水万顷,保持了如此清澈的品质,与它的源头,与许多像芹溪一样的最终流向千?湖中的流水密切相关,与周边的村民密切相关。

     第二天,来到萧山美女坝前,这里是浩荡的钱塘江入海口,钱塘江从这里流入杭州湾。站在这里向前望,钱塘江水辽阔、浩渺,差点就要望不到边。仔细地看了看,好在江那边,很远很远的对岸,能隐隐约约看到矗着一排排的房子。但是那些房子离这里太远,很模糊,模糊得使我不敢下判断。

  

  就个人而言,我更加喜欢海宁的另几处安静的旧地。

  记住这一刻的细节,我的突然的心痛

        中游之三:桐庐,富春山居图,严子陵钓台

     对面是盐官。这个陈述句的另一层意思是,这里,现在,我们所站立的地方是萧山。站着的这个地方是萧山七十年围垦历史的今天,是萧山七十年围垦区的最外沿海塘。

  到兰溪的第一天,入夜,兰溪作家陈兴兵把柯平、林海蓓、嵇亦工、慕白、但及、高鹏程、我等一拨人从灵羊岛拉到了兰溪边的一个排挡喝酒。“吃着火锅,唱着歌”,《让子弹飞》的经典台词。现在的我们依然是“吃着火锅,唱着歌”,重复着这简单的口舌快乐。在古城西门的城头,两张桌子并成一张,背对城门,观看满江灯火。兰溪的“兰”,衍生词:兰花。兰草。木兰。月兰。萑兰。幽兰。金兰。兰若。芝兰。兰芷。兰台。兰舟。兰房。兰蕙。芷兰。芝兰玉树。兰质蕙心。兰亭。春兰秋菊。沅芷湘兰。沅芷澧兰。在汉字的河流中,“兰”字,从形到质,她是波动的,缓慢的,柔情的,女性的。兰溪是钱塘江流域的一个偏旁,她的情怀从马头墙下颔首低眉的女性开始。四月下旬的兰江之夜,密集的灯火,江水在流淌,古城暧昧的灯光映照着这一伙霄夜的诗人。

  我说了这么多,谈得也松散,浅薄,无趣。

  那时的青年旅馆,代表了那一代青年的个性与气质,带有强烈的时代特征与时代印记。现今的青年旅馆已成宾馆,更多地被快捷酒店取代,而这些快捷酒店早已经没有了青年旅馆的动感特质。我无目的地走在海宁大街上,街边夜店,九零后青年在自由地消费。他们面目清新,阳光。人手一个手机。间或互相交流一下。从前的摩托呼啸、皮夹克鼓涨、粗话响亮、满大街闲、陌生路上莫名兴奋的状态已经不再属于这一代人。这一代人基本被困在手机与网络上。但这是时代大潮——持续汹涌的经济,电子新技术的快速升级更新,生活方式的彻底改变。旧的彻底过去。新的迅捷到来。

      面前是激荡的钱塘江。我看到一支运输驳船组成的船队在远远的江那边由西向东驶过。钱塘江与船队,成为了“对面是盐官”“这边是萧山”的两个陈述句的中介部分。钱塘江与船队,套用“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陈词滥调,江已不再是昔日之江,船队也不再是昔日之船队。它们都是今日的,即时的,此在的。

  回到宾馆,深夜,读描写一九五八年新安江二十万人大移民的专著《国家特别行动——新安江大移民迟到五十年的报告》(童禅福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09年版),失眠。书中记叙了当年部分移民艰难的重迁及去向:

     与跨湖桥人类文化遗址博物馆相映照的,是湘湖的湖光山色,及它的曲折的湖岸线。

  石窟显然是龙游县的另一个心事。1992年6月9日农民吴阿奶等四人发现了这个巨大石窟,从此,龙游把这个石窟作为了一个县的历史心事。而龙游县,也正是把这石窟作为一个谜团来打造。越是解不开越是好,越是一团乱麻越是好。龙游石窟谜团的成功打造,为龙游县创造了大笔的旅游GDP。当我从五号洞逐一进入到一号洞,原先所谓的千年石窟之谜,对我的观赏丝毫没有形成影响。我唯观察其形态,光线,想象工匠的艰辛与智慧。而这智慧显然是被生存的艰辛所逼出。我认为这里是一个普通的采石工场,靠江而采是为了大宗石料装船运送的方便。一如温岭的双屿洞天,同样的规模,同样的形式,不存在悬念,也不存在谜团。双屿洞天是近现代的采石遗迹,而龙游石窟则是年代相对遥远了许多的采石遗迹。洞中少量的生活遗迹,说明采空后,也曾利用过,但因种种原因废弃了,比如光线问题,潮湿问题,空气问题等等。正因为石窟非国家所为,而只是普通民众所为,才显得这工程的伟大。为柴米油盐,为父老儿女,为生存计,一块一块地采石,一块一块地拉出,运输,提供沿江筑路、建房、造桥用的石材,这惠及沿江万千生民的事业,远比藏兵洞、皇家仓库、道家福地等国家用途、玄学场所有意义也伟大得多。在龙游石窟,我更多看到的是普通工匠的踪迹与遗迹,而不是道家与朝庭的及军事的遗迹。仔细察看洞壁,看到的是一块一块石头被凿走后留下的印痕,是劳动的艰辛与沉闷痕迹,以及大强度凿石开石的体力透支。我所看到的这一切,是劳作的伟大与黑暗,其伟大因了先民的采石为衢江沿岸的人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建筑石材,其黑暗是强大的劳作强度与无限的单调重复。我多么想去掉龙游县无限复制石窟谜团的心事,还龙游石窟以明确、鲜亮、健康、硬朗的民生色彩,还原它伟大的民生本质。

  它们沉默地保护一滴雨声的到来

     这样一来,除了“对面是盐官”“这边是萧山”这两个陈述句之外,又増加了一个新的陈述句:“一切都是此在”。——昨天及今天所参观的湘湖跨湖桥人类遗址博物馆、湘湖一期水域、湘湖二期水域、萧山围垦二段闸站、围垦八段二期标准海塘、达立企业、钱江污水处理厂,以及三辆中巴、一辆轿车所载的二十余人数的五水共治釆风人员,及晴朗的天气、白云、蓝天,这些事件、事物、地域、人员,包括“对面是盐官”“这边是萧山”这两个陈述句的语文本身,构成了——“一切都是此在”。

  时光照耀着我黯淡的身躯,平静又久远……

  ——题记

  不要遗落那些细节:读书,打铁,凿石,收割,赶考

  1968年8月至1971年1月,淳安县安置密度过大和不具备安置条件,迁移到江西省的52535人中,只有17600人是新迁第一次移民,其余34935人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更多次的重迁移民。

  荷花山。石斧。石杵。石窟。遗迹。左宗棠。洪秀全。李世贤。

      对面是盐官。这是一句判断语,平淡,质朴,无修饰,直达对岸。

  同年11月,就地后靠的43个移民大队和12个移民安置大队的2621人,重新转迁遂昌、武义农村插队。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资讯中心 莲藕专用肥 视频中心 种植技术 公司动态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xml
地址: 山东省济宁市鱼台县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13176773349 微信手机同号
版权所有 山东省鱼台县志龙莲藕种植场